《428,我在那里 》

沉淀的两三天里,从428回来后,一直在面子书上看着相关的新闻。当看到有人被警车撞死的消息,那一刻的心情非常低沉。

(后来证实是假的,官方消息证实没有人死亡,除了两个民众因为心脏不好,而在早上突然病发离世)

我相信每个出席BERSIH和STOP LYNAS的普通民众都和我一样,只希望在一个平和的过程里提出我们的诉求,不希望出现有人流血受伤,乃至死亡的局面。

“你真的要上街示威啊?为什么要这样,这样子不太好哩。”

还未出席428之前,一位在新加坡的朋友如此简讯我。

我的回答是:“过去没有走上街的日子,你觉得政府曾经倾听过我们的诉求吗?教育的问题、汽油涨价的问题、治安的问题等等,你不觉得我们的社会已经越病越严重了?可能你人在新加坡。所以感受没那么深,但是你在马来西亚的朋友,我,你的家人,还有其它你认识的人,其实正被整个政府不当的措施,越压越沉重。所以,我决定上街,希望有一个干净的选举。请替我祈福吧~”

428来临前几天,我不断游说身边的人一起出席428。有的人犹豫、有的人跃跃一试、有的人马上说:我去!

当透过电话及面子书,知道会出席的人比709那时多很多,这种情况让我振奋。心想,这次应该能突破BERSIH 2.0的五万人数吧?

频频从网络、从有经验的朋友那里,吸收集会有用的小知识:要带盐、毛巾、水、少量食物…..遇到警察盘问,应该在不失礼貌的情况下,出示身份证,可是不要让身份证被拿走….

问到了青衣的销售处,知道每买一件Hijau 3.0的衣服,可以帮助捐款给反莱纳斯的法律基金会时,很多人都加入买衣服的阵营。


紹霖帮忙到 Amcorp Mall拿第一轮的订购衣服,过后陆续又有人想买,我就以买青衣
的理由,顺带出席了4月14号在隆雪华堂举办的《从红泥山到关丹:谈反稀土厂运动》讲座。

庆幸如此。我也三位主讲人那里,知道不少主流媒体不让我们知道的事。

两次买衣还不够, 4月26日,提早向靠近茨厂街的某咖啡馆老板得到寄放青衣的允许,就和阿芬阿华一起到茨厂街进行秘密任务。我先到隆雪华堂买了第三轮的青衣。然后跑去咖啡馆和朋友会合。


感谢毛桑帮忙买了十五个口罩给大家,还有柚子帮我买了游泳眼镜(后来的确有派上用场)。

到了27日,我一直把网上找到的集会须知手册、BERSIH官方集会指南等等资料,分传给其他会出席的朋友。放工后晚上,死死盯着电脑荧幕,知道独立广场有越来越多的人提早来集会、又收到会有声音干扰器之类的留言,让我兴奋之余又惶惶不安,发了简讯通知大家记得戴耳塞。凌晨两点左右,我想不睡不行了,不然隔天没体力昏倒就糟。

于是,带着一颗忐忑的心入眠。

4月28日早上8点45分,临出门前查了查面子书,发现地铁站将在早上9点关闭的消息(后来证实也是假的 orz),幸好,我们都成功搭上了LRT,然后在Plaza Rakyat下站。


当时已经有很多人身穿黄衣,出现在LRT和街上。我们一行人浩浩荡荡往咖啡馆走去。

咖啡馆里早就挤满了人,当我一见到先抵达的朋友里,小小只的毛桑站在当中,我完全是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因为这家伙一早就说不会出席(她身患哮喘,所以我也觉得她不出席比较好),结果当时她却身穿青衣出现在那里,让我既感动,却又担心。

换了衣服,有些人自行到别处溜达。因为现场的气氛很平和,就像是一场热闹的嘉年华会,大家都显得比较放松。

我拿着相机到处拍照。苏丹街显然是很多华人选择的集会地点,到来参与的人,各个种族不同年龄从老到少都有,且大部分披黄带绿,脸上挂着笑容。沿街,有人拿着反莱纳斯反贪污的三语大字报、有人挥动小小的国旗、有人拉着长长的布条,但大家的神色都很平静。

                    


我往
商务书局的方向前行,看到了十来个警察排排站,背对着我,不让人继续向前,只好返回来时的方向。

和随行的朋友坐在靠近一群金字塔人(我也不太懂怎么形容)的阴凉位置。那群挥着黄色大旗的马来同胞,一时唱着世界杯主题曲旋律“OLE ~OLE~ OLE~”改成的BERSIH歌曲,一时喊着BERSIH口号,当中有几句蛮有趣的像是:KUNING KUNING! NAJIB PENING!和HIDUP HIDUP!HIDUP RAKYAT!


毛桑事后告诉我,AUNTY BERSIH(AUNTY ANNIE)也有出现,但我却错过了。除此之外,还有一位特别英雄:黄色战士POWER RANGER登场^^(当然不是原装,是有人假扮的哈哈~)


几个马来同胞一见到它,就兴奋地往前和他合照。随后,它还登上了挥旗人的高处,和大家一起唱着由OLE ~OLE~ OLE~旋律改编的POWER~POWER RANGER~歌曲XD

我只能说,这片祥和的气氛,一直维持到我们跟着队伍,走过KOTARAYA,走过MAYBANK,走过印度街…都是如此。在我的视线范围,没有人对警察挑衅,甚至我还见到有民众向警察献花,或是要求握手合照。

            

过程里,遇见小丸子、番薯叶和番薯叶的爸爸与姐姐。小丸子是个老师,虽然是公务员,但她愿意站出来参与集会这点,可谓勇气十足。番薯叶就不用说了,她一家人的正义热血,我们的朋友圈里早就知晓。^^

我们停在印度街的一间MAMAK店前。因为围绕在独立广场的人太多,我们又是初哥,就以安全为考量,只跟在队伍做小尾巴。

无法向前,就有人选择了早回。(其实当时也蛮接近集会解散的时候

另一批人包括我在内,则选择留下。多待了30-40分钟,看到有人潮从广场方向走下来,上前询问UNIT AMAL,才知道集会已经宣告结束,警方正发射催泪弹驱赶人群。(那时不晓得前方情况如何,拨电毛桑和柚子又不通,让我很担心。事后知道他们被迫藏身在小巷后面,躲避催泪弹,幸好没事)

我们走去时代广场,打算吃东西休息。

往时代广场还有一段距离,我们在路边一间7-11买水,忽然看到有很多很多人,神色惊慌朝我们的方向跑来。

走出7-11,我第一个反应是:怎么有人在炒辣椒?

再回过神,马上意识到:是催泪弹!

我的眼睛和皮肤(尤其是颈部)有辣辣的感觉,而这只是被风吹来的一小部分催泪弹威力而已。(不敢想象近距离的感觉会是怎样?)立刻戴上口罩和游泳眼镜,一边拿毛巾掩着口鼻,一边快步离开。

路上,我遇到大学朋友-爱玲。她的脸…我不知该怎么形容。该说是苍白?但却透着不健康的红色。原来她走在前端,“有幸”中了100%滋味的催泪弹。

据她说:因为警方打开通道,让民众进入独立广场(她也是其中之一)的同时,却朝民众发射催泪弹。她很气愤地说:那时有很多老人家在那里!他们(警察)怎么可以酱乱射!?我还以为自己真的会死掉

我看着她,不懂说什么才好。

走到时代,我和随行的朋友到FOOD COURT吃饭。

过后,我们换下青衣,搭HANG TUAH站的LRT回到 BDR TASIK SELATAN。

当晚,我和阿怡、瑛姐、鱼子鸦、Woon Lan吃泡菜火锅。这几个朋友也是出席了428的战友,虽然不同行。

在鱼子鸦家里,我在面子书看到许多让人又气又恼的消息,PDRM不断上载很多让人存疑的视频、“暴民”弄翻警车的消息等等…

(后来知道警车会被弄翻,是因为之前撞伤了几个民众,且当时怀疑有人压在彻底,所以才尝试把车倒翻过来救人,可是这点在晚报和隔天的主流媒体完全没被提到)

或许有人觉得BERSIH很危险,但真正危险的,其实是采取高压手段压制民众的政府,以及使用暴力伤害无辜市民的不专业警察。

我们这时候不该被模糊焦点,好好回想自己上街时的最终目的。

我们应该不断质问这两个问题:

1. BERSIH八大诉求几时落实?

2. 莱纳斯稀土厂几时要拆掉?

当然那些倒转警车等等的不确实消息还是要帮忙澄清,但是不要因为这些阴影,连带放弃原本对干净选举的诉求。

428的25万名集会者,证明了很多人都希望马来西亚的明天是干净的。我们不能退缩。

对方的更肮脏,不应该让我们放弃拥有一个干净环境的心愿。

这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你自己,你家人以及你的下一代。

            


我们,一定要干净。

709那一天,我不在现场。

看了很多人写关于709的临场纪事,我心里觉得点点遗憾。

虽然去了会被射化学水炮、被丢催泪弹,更甚的还可能被警方殴打、逮捕。

但是我还是有点遗憾。

虽然最后演变成一场被国家暴力相对的和平集会,但是我仍然觉得自己应该出席。

不是为了去尝试催泪弹、化学水炮的滋味,而是为了自己、为了身边重要的家人朋友、也为了纾解/面对自己长期以来被压抑的愤怒、不安和恐惧。

我人在KL工作,家在新山,这两个城市,一向来都被“誉”为是马来西亚犯罪率最高的两个州属。

在新山,我曾经被打抢过一次,妹妹目击过朋友被打抢,妈妈有过差点被抢皮包的经验。每次妹妹出门,父母都会很担心她的安全而不断唠叨唠叨再唠叨。但这是情有可原。

我家里才4个成员,就有四分之三的人亲身经历过掠夺打抢的犯罪恐怖。

我的钱包被打抢后,去警察局报案时,我问警察:“钱包能找得回来吗?”

警察也只是晃晃手说:“不可能!” 回答得理直气壮。

 

在KL,我没有交通工具,出入都是靠双腿。虽然住的地方只要过一道天桥,就能直通地铁站,但每次过天桥,我都很害怕。在那里,色狼暴露狂和抢劫犯经常出没。

 一旦天色变暗,我就只想快点跑回家,一刻也不敢逗留在外面。

 因为外面很·危·险!

 

就算是有车的女性朋友,我想她们一旦下车,也是快步走到人多的地方才会觉得安全。

每15分钟,在大马的某个地方就发生了一宗强奸案而且不被揭发。

2010年马来西亚千禧年发展目标报告,马来西亚被列为全球强奸案最多的其中一个国家。

 对我们女性来说,马来西亚真的太太太危险。

为什么治安会这样乱?为什么政府警察帮不到我们?为什么我们对这些事情理所当然地保持沉默?

我长期的忍耐,忍耐到我觉得自己似乎变得神经质,我过马路的时候,钱包和相机不往马路的方向挂:我一个人挤KTM的时候,我都把包包背在前面:我一个人走在路上,听到后面有脚步声或摩托声,我会下意识握紧自己的包包….

我的警戒意识与日俱增,这都托我们伟大的警察和政府的福。

上届大选,我尽了自己的本分,把手中的一票投给反对党。但是因为新山是BN的堡垒之一,我的期待落空,烂政府依然固守柔佛。

 

我很好奇,柔佛人,你怎么可以不愤怒?

 

你的母亲、你的妻子、你的女儿、你的姐妹,应该都和我一样,天天出门都是心惊胆颤。

还是说,你们已经对提心吊胆的感觉麻木了?

这样无用的政府,我们还要来干什么?

 

我们需要一个干净的选举,以公正的方式,选出一个真正有用的政府。

 

 

所以709那一天,我真的很遗憾,自己不在那里。

<GEMPAKSTARZ漫畫創作交流會>

喜欢画漫画、梦想当漫画家的朋友要注意咯!

本地《漫画王》杂志即将举办一场<GEMPAKSTARZ漫画创作交流会>

这次的主讲人阵容包括:

卢稳亢(ZINT)刘怡廷(KAORU)张家辉(KEITH)李国靖(REDCODE)陈永发(TAN ENG HUAT)

这5位专业漫画家将带领大家,深入讨论漫画创作的点点滴滴,以及漫画创作技术问题,让想投身漫画界的你,对本地漫画创作有更进一步的认识!!

記住咯!2010年11月20日(星期六)下午5.30pm-6.30pmGEMPAKSTARZ绿野国际会展中心二楼动漫节主舞台和你有约!!

——————————————————————————————————————

主讲漫画家小简介:

卢稳亢(ZINT)

资深大马少年漫画创作者,作品产量丰富惊人,计有:《未成年UNDER 18》、《HERO》、《ELI》、《ICE-CREAM MAN》、《KIJIYA》、《USER》等等。

刘怡廷(KAORU)

马来西亚全职少女漫画家,作品风格绚丽华美,已出版多本漫画集如:《薰洋菓子店》、《Helios Eclipse》、《女仆拉不!拉不!》等。

张家辉(KEITH)

马来西亚人气搞笑四格漫画家,其代表作-《秀逗高校》在中国与本地大受欢迎,近期也与988电台联手创作《超强K6党·掠水漫画》系列,深获读者好评。

李国靖(REDCODE)

大马职业漫画家,曾获多国设计及漫画奖项:2005年中国金龙奖最佳插画入围奖、入围第二届日本Morning国际新人漫画赏及2010韩国ICC Comic Award 优秀漫画赏。

陈永发(TAN ENG HUAT)

国际知名漫画家, 拥有与知名漫画企业跨国合作的丰富经验。替美国DC、MARVEL公司绘制<DOOM PATROL><JLA><AUTHORITY>、<BATMAN>、<SILVER SURFER>、<GHOST RIDER>、<THOR>等不同系列漫画

——————————————————————————————————————

放上一些主讲人的作品让大家欣赏欣赏^^:

陈永发作品:

     


刘怡廷作品:

      

卢稳亢作品:

     

张家辉作品:

       

李国靖作品:

        

《看山岁月》–丁云(马来西亚)








 



丁云(原名陈春安)崛起于70年代中期的马华文坛。


这本《看山岁月》(1981出版)是到新纪元图书馆借回来的。原本是想续借另一本《赤道惊蛰》(同样是丁云所著,2007年出版),但是因为逾期未归还的书是不能续借,就选了这本借回家。


《赤道惊蛰》是洋洋洒洒36万字的长篇小说,《看山岁月》则是由12篇分别刊登在<蕉风><当代文艺><星洲日报-文艺春秋><南洋商报-读者文艺>等不同报刊上的短篇小说结集成书出版。(12篇分为:<登山计划><第二个悲剧><><黑森林><采药老人><通往宁莱镇的捷径><搏斗黑熊><朋友><毛港风雨季><猴群><再见青园><看山岁月>


比较《赤》与《看》两部小说,个人还是觉得《看山岁月》较好。


阅读了《看》后,发现很多在《赤》里边出现的情节早在《看》里成形孵化。丁云的芭场小说写起来栩栩如生,大概和他早年当过油厂苦力、伐木工人有关。


两部小说的背景很多都有描绘到芭场的景物与人物,主要叙述处于低下阶层的人物所经历的迷茫、彷徨、压抑与苦难。但丁云在《赤》小说里边尝试渗入的魔幻写实手法或许还未成熟,以致在阅读《赤》的时候,现实施予小说人物的残酷张力不仅没有扩张,反而让作者尝试让读者感受的东西被所谓的魔幻氛围截断。像是让槿花不断因为自身的预知能力(鸦群的出现)而跳跃进一个如梦似幻的场景时候,丁云对这些场景的重复描绘似乎太过频密以致觉得累赘。


而《看》里这种问题并不存在,可能也因为早期的丁云还未正式将魔幻写实应用在其作品里吧。个人首推荐<看山岁月>这篇小说。故事主要描绘一个在山里伐木芭工作的老工人根伯常年呆在山里,唯一的儿子远赴加里曼丹讨生活,长期没和根伯联络。孤寂的根伯压抑着心里的思念和郁闷,偶尔透过拜祭山神希望祂能保佑遥远的儿子平安。平淡叙述的手法中带着丝丝感伤,文中穿插了根叔和八哥鸟的互动作为代表根伯与他儿子间感情的另一条辅助线。故事接近尾声时候,根伯终于收到久未联络的儿子信笺,突如其来的欣喜塞向胸口,根伯眼眶潮湿起来,但在准备回信的时候,根伯却“像有东西塞着喉咙,很辛苦的迸出来”的话却是:“就说我也很好,很好……一切都好。叫他不必挂念……


(看到这里,柏井的眼眶也是湿湿的……

然后……

“这一天就恍恍惚惚的过去了,回到小屋,面对着那个自己编织,空空荡荡的鸟笼,望得出了神。直到贵婶来唤他吃晚餐,他推开窗子,才发觉暮色已泄满整个园院!提个桶,准备先去洗个身,却听到贵嫂在外面一阵嚷:“根伯……根伯……您快来看……您放走那只鸟又飞回来了!您快看……”他发疯似的扔下水桶,三步两步跳下楼梯。“哪里?它飞回来了。在哪里?”他急急的搜索着。“哪,在那棵树上,您看……”他循着贵婶的指示一瞧,是有只鸟停留在院子里一棵红毛丹树上,却只是一只立群的云雀!“它哪里会飞回来,你眼花了……”根伯拖着疲惫的脚步走回屋子,刹那间,最后一抹斜晖也隐没入山后,暮色深聚起来。”

全文以那只被贵婶误认的云雀为故事的高潮,而最后的最后,如浪卷席而来的疲惫与失落不仅渗入根伯的背影,同时也深透入读者的心扉。


这种张力在《赤》里面似乎是欠缺的。(兴许是柏井在阅读时遗漏了?)待下次柏井把《赤》第二次续借回来后再细读一遍才能告诉大家了。

《伊手高中柔道部物语》–森泰士(日本)


《伊手高中柔道部物语》内含成分:

50%搞笑 + 30%爱情 + 20%梦想 + 10%不明成分

请勿过量服用。



最近很久没有看到让柏井笑到半死的漫画。柏井的正面思考能量急速下降。

太多负面电波气势汹汹而来:

让全世界惊慌莫测的H1N1流感、荒唐怪诞的507霹雳州议会、马六甲脑膜炎、患风湿、手机被扒、好像一辈子看不完的资料…….。

柏井几乎奄奄一息。

坐在旁边的黑猫有向我推荐《伊柔》,但柏井就只用眼角扫了扫封面,提不起丝毫兴趣翻阅。

后来后来的某一天,鬼使神差下经过“一个好人”的位置,看见整套《伊柔》安放桌上,

柏井未经允许拿起一本……

差点没刮自己一个巴掌。

为什么不早点去看这部漫画啊啊啊?!(发自内心魔鬼柏井的呐喊ing)

森泰士的漫画不是柏井第一次接触,之前从家辉那里借看了森的《恋爱战队》,虽然画工不精致,
但出乎意料的剧情高潮迭起,人物设定鲜明又搞笑,让我一边看一边不断憋笑。
(真是一部让人“痛苦”的漫画呵)

而现在这部《伊柔》,以画工推测的话明显是早于《恋爱战队》之前的作品。

开始的几话,柏井还能够压抑自己不过于投入,但接下来,柏井不得不再次堕入漫画的修罗道场:

不断轮回轮回轮回再轮回于《伊柔》的剧情里。

(瓦不是早已经成佛了吗?????为什么为什么啊啊啊啊啊~~)

《伊柔》是以某间高中柔道部发生的故事为主轴。

原本热血直率的会长林田,带领着一班废柴社员:
相扑打扮的(拥有
一紧随身侧的髮髻怪异生物)藤原、无聊咸湿男皮村、
个性温柔的猛兽
三浦及唯有在练习寝技才会出现的东(为什么?自己去看!)。

而既然安排了每天被白痴社员的恶作剧搞到精神崩溃的会长林田,
森老师也不忘温柔地安排了一个可以救赎可悲的他的可爱天使–小桃。

(柏井承认这是很俗烂的台湾连续剧剧情啦)

交织让人笑到无力的搞笑手法与青涩的恋爱桥段,《伊柔》页复页地加添大量超脱常理的疯狂情节。

像是全身涂满油的林田连续从东的怀抱三度“滑”脱然后小桃捂着肚子流着眼泪对他说“你棒呆了”。

像是滑溜溜的伸缩髻和宝宝髻出场,错过藤原转换变身而遗憾呐喊的小桃表情。

东练习寝技时候进入MAX状态的林田会长的危机时刻。(为什么?自己去看!)

然后还有一大堆杂七八乱不知所谓的@#¥%……

柏井就这样笑笑笑笑笑笑笑笑。

笑到柏井忽然发现自己没事了。

走出房间,走出屋子,踏上电车,望着窗外,柏井觉得这个世界还是充满希望的。

充电完毕。

感谢《伊手高中柔道部物语》,向森泰士老师一鞠躬。

编故事的人

柏井以为,画漫画的人,同时必然会是擅长说故事的人。

小时候的柏井喜欢涂涂写写。印象中生平第一次"出版"的书是在小学6年级,将一叠A4白纸对折打钉,用钝钝的铅笔一字一字划在上头,不知过了多久,就划出一本名为《彩虹国》的纯手工故事书。

那是在我疯狂沉迷一本叫做《绿野仙踪》的外国童话书的时光里,自己亲手打造的第一个故事。

《彩虹国》的详细内容柏井不复记忆,但隐约中似乎是以魔法世界为故事背景。(原来早在《哈利波特》还没出现前柏井就已经提前领略到魔法世界的魅力哈哈)

因为从小就有把自己置身在故事情节里面幻想的癖好,再加上喜欢画画的因子作祟。柏井自小就立志当个用图画说故事的人–漫画家。

随着进入漫画这一行,柏井开始发现不是每个人都和柏井一样,认为画漫画一定要会说故事。当看到有些画工很厉害,但是只要看了第一页,就知道最后的结局的漫画,柏井就会有点惋惜。

这样好的画工,如果再花点心思在故事编排上面,那还得了。

柏井不否认,没有好的故事,当然还是能够用画工吸引到某些读者去看你的漫画。但那岂不是和被称Graphic Novel的漫画有了偏差?(柏井认为那只能被称为“格拉芙地赛”(Graphic Design)吧~)

故事剧情的高潮、伏笔处理、对白与故事之间的衔接、上格与下格的连贯……..

这些应该也是漫画不可忽视的组成要素。

花多点心思,多给读者一些投入和惊喜。难道不是每个漫画家应尽的本分吗?

如果你说:“画的美就是王道。”

那柏井只能认为你对漫画的认识和热爱,还不够深沉。

因为,故事可是漫画的灵魂呐……

大马漫协第一届会员大会(2009年5月9日举办)

大马漫协第一届会员大会

马来西亚漫画协会将于2009年5月9日下午2点,

于Dasein艺术学院会议室正式召开第一届会员大会。

有兴趣人士欢迎到场出席。

会员大会顾名思义就是遴选AJK (AHLI JAWATANKUASA) 的会议咯。

虽然这次的投票权只提供给漫画相关工作者及年满18岁以上人士,

但即使是普通的漫画爱好者,也被鼓励出席此项活动,

进一步了解本地漫画之余,说不定也有机会和漫画相关工作者做一番交流。

(柏井个人认为啦呵呵)

活动详情请浏览以下链接网址:

http://mandarincomicsociety.blogspot.com/2009/04/blog-post_27.html

——————————————————————————————————————————————

活动后续小报告:

会员大会里来了很多不在名单内的漫画家。

整个投票活动因为陆续有“意外”嘉宾到柜台登记,

为让全部人都有参与投票活动,主办当局不得不延后开幕时间。

尽管如此,在主办当局的努力下,

大会在摄影师Chong为全体参与者拍摄最后一张照片时,

宣告圆满结束。

马来西亚漫画协会成立了~

马来西亚漫画协会

前几天收到少鸣的简讯,才知道本地刚成立了一个华裔漫画协会。

(能不能简称“马华漫协”?哈哈~)

今天终于得空上去浏览相关部落格。

希望漫协一切顺利,为本土漫画制造更健全的创作氛围。

有兴趣的人可到以下的链接逛逛:

马来西亚漫画协会部落格

http://mandarincomicsociety.blogspot.com/

本地中文漫画杂志《漫畫王》100期纪念展

这周六(10月11日)早上九点至六点

本地中文漫画杂志<漫画王>将在DASEIN艺术学院举办100期纪念展,

一系列活动包括:

陈永发 & 蔡诗中漫画创作历程讲座, 

彩稿现场示范,POPCORN 杂志推介礼,

漫畫家心得交流会,

大马漫画文化座谈会……etc.

欢迎有兴趣者到场参与~~

我应该也会到会场逛啊逛哈哈~~

——————————————————————————————————

后记

当天活动总算圆满结束

请原谅我的懒,活动报告就不打了。

但是大家可以到“无病呻吟-少鸣”部落格去了解下当天的盛况哦:

http://hk.myblog.yahoo.com/laushawming/article?mid=958

http://hk.myblog.yahoo.com/laushawming/article?mid=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