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声辉个人简介

何声辉(笔名:Ho)


1982年出生于马来西亚柔佛州。

2004年毕业于THE ONE ACADEMY插画系。

曾在动画公司担任背景师,后加入平方集团任职漫画上色员。

玩票性质创作出的漫画作品曾于2006年入围

“金龙奖(OACC)原创动画漫画艺术作品”竞赛的

“最佳多格漫画奖”奖项。


访问内容:

问:在你的记忆中,何时开始第一次的漫画涂鸦?

答:大概在小学四年级时,哥哥买了一本名叫《少年快报》的漫画,我被里面连载的《七龙珠》(作者:鸟山明)深深吸引,也是在那时候开始了我第一次的漫画涂鸦吧。

问:你会怎样去形容自己和漫画之间的关系?


漫画已成为我生活中不能分割的一部分。

今为止的漫画创作路上,你是否遇到过任何难忘的经历与挫折?

:因为才刚开始创作漫画的生涯,至今还没遇到过特别难忘的经历。我认为只要在每次的创作中做得比之前更好,也就不会产生所谓的挫折感了。

请列出你个人最喜爱的漫画与漫画家,并说明原因。

:作品的话,应该是《虫师》及《二十世纪少年》吧。前者是一部带有诗意的难得作品。后者则是胜在虽然故事架构庞大,但作者还能以清晰紧凑的描绘手法表达出来。浦沢直树(《二十世纪少年》的作者)的深厚故事编排功力、细腻的细节处理和扎实的画工是我非常敬佩的。还有MOEBIUS(法国)以及大友克洋(日本)两位漫画界大师也是我相当欣赏的。当然我个人欣赏的作品和漫画家不止这些,但恕我无法一一详列。

  

    漆原友纪《虫师》          浦沢直树《二十世纪少年》 

  

MOEBIUS/原名:JEAN GIRAUD(法国)

大友克洋/Katsuhiro Otomo(日本)

你对大马的漫画创作有什么看法与期望?

:我觉得本地创作还有很多的进步空间,希望本地漫画能够在未来具备踏上国际舞台的实力。

:请谈谈自己在未来漫画创作上预设的目标

:希望自己能画出更多有趣的漫画,也期待自己的作品可得到国际性的肯定。最重要的是希望自己能够一直投身漫画创作并乐在其中。




卢稳亢个人简介

卢稳亢(笔名:Zint)

1995年毕业于艺术学院广告设计系,亦从事过3年广告设计的工作。

1998年正式成为平方集团旗下业余漫画家。

2000年首部漫画合订本<UNDER 18>面市,

2005年与朋友尝试以2D+3D的创作方式制作出漫画作品《奇洛历险记》。

在他开始创作漫画至今的9年内,共推出多达15部漫画合订本,当中包括:
1. 《未成年》,2001年出版(中文版)

2. <UNDER 18>,2001年出版(巫文版)

3. <MFEO>,2003年出版

4. <CHEAP SHOT>,2003年9月出版

5. <K.O KING>,2004年4月出版

6. <K.O KING CONQUEST>,2004年5月出版

7. <2 DUDES>,2004年11月出版

8. <2 DUDES FOR LIFE>,2004年12月出版

9. <BODYGUARD.COM>,2005年5月出版

10. <XPRESSI TEMPUR>,2006年1月出版

11. <ELI>,2006年5月出版

12. <UNDER 18 NO FEAR>,2006年12月出版

13. <KISAH PENGEMBARAAN KROIT>,2007年2月出版


  14. <UNDER 18 FEAR NO MORE>,2007年7月出版


 

15. <HERO>,2007年11月出版

李国靖个人简介

李国靖(笔名:Cicak)

曾因幼儿园时期的涂鸦作品的得到老师的赞赏和鼓励后,从此就把画画当兴趣。

中学时期开始迷上电玩和漫画,学校课本的空白处总布满自己的涂鸦。

19岁在THE ONE ACADEMY修读美术系,其间开始与朋友迷上画漫画。

毕业后,向本地一位资深时事漫画家学习工作了4、5年。

同时其也是马来西亚平方集团漫画杂志的业余漫画人。

作品曾刊登于<GEMPAK>,<UTOPIA>,《漫画王》。

创作风格塑造性甚高的他,如今是一家电玩游戏公司的Concept Artist,

并从事着与漫画有关联的工作。

已出版的漫画单行本如下:

1. <JEJAK NERAKA>,2004年10月出版

庄银吉个人简介

庄银吉(笔名:Totoro)

1971年出生于马来西亚霹雳州某个小渔村。

对小乡村、小镇有特殊情感,厌倦城市。

自小爱画画,作品遍布学校桌椅、布告版。

小时候无师自通人体彩绘,将龙、虎、鹰、王小虎画在大人身上,甚获好评。

中学毕业后,从家乡下来都门念美术系。

为了减轻家庭负担,兼职在某日报发表作品:《都会族》及《行行出状元》。

往后作品发表在《南洋学生》、《青苗》。

愿望是能够一边旅行、一边画漫画。

希望拥有一间建在海上的工作室。

曾发表过作品计有:

《鬼斩》《西游记》<TARO ZERO><BEGITU INDAH><GRAVE>

最新作品乃长篇儿童漫画–<OKA!>

已出版的漫画单行本如下:

1. <DETEKTIF HANTU>,2002年出版

2. <TARO ZERO 1>,2004年10月出版

3. <TARO ZERO REQUIEM>,2005年10月出版

4. <BEGITU INDAH>,2006年3月出版

 5. <GRAVE>,2007年12月出版

6.<GRAVE EVOLUSI>,2008年1月出版

7.<GRAVE REVOLUSI>,2008年2月出版

甘承耀个人简介

甘承耀(笔名:左手人/Lefty)

 
在还有一股傻劲的N年前,

曾辞去广告公司副美指一职往美国进修漫画课程,就读于纽约的School of Visual Arts。

也曾在cari.com.my及TM NET担任网站漫画人。

 于平方集团担任美术指导至2008年尾,离职后赴新加坡发展。

(应是从事和漫画创作相关的工作吧?柏井会再去确认)

工作之余把剩余的傻劲投入和友人所创办的Gilamon Studio

其创作具有强烈的欧风漫画风格。

作品风格参照如下:

(上图转载自“马来西亚漫画家协会部落格”:http://mandarincomicsociety.blogspot.com/)

(左手人自画像)


访问内容:

问:在你的记忆中,何时开始第一次的漫画涂鸦?

答:大约是三岁。上教堂时,父母为了不让我作怪,就给了我一支笔在会讯刊物上涂鸦。

问:你会怎样去形容自己和漫画之间的关系?


它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关系?是个谜。我也不想去揭穿。(笑)

今为止的漫画创作路上,你是否遇到过任何难忘的经历与挫折?

:没有经历太大的风浪,所以也没有太大的成就。

请列出你个人最喜爱的漫画与漫画家,并说明原因。

:Frank Miller的<SIN CITY:FAMILY VALUE>、Mike Mignola的<HELLBOY:WAKE THE DEVIL>以及松本大洋的《恶童》。还有很多很多...无法一一详列。

 

Frank Miller及
其作品<SIN CITY:FAMILY VALUE>

  

Mike Mignola
其作品<HELLBOY:WAKE THE DEVIL>

松本大洋的《恶童》



你对大马的漫画创作有什么看法与期望?

:希望有更好的系统来保护自由创作人的基本权利(如:版权)。

:请谈谈自己在未来漫画创作上预设的目标

:能够透过漫画这个媒介来呈现更多自己和其他人的故事。




蔡再鸿个人简介

蔡再鸿(笔名:Kenny

  1974年出生于马来西亚吉隆坡。

 1996年毕业于马来西亚艺术学院。

1997年投身动画公司担任动画师。

2000年任职为平方集团旗下漫画家。

2001年其代表作<JINGGO>获得“马来西亚最佳漫画连载奖”。

2004年被调升至杂志编辑部。亦在同年凭<JINGGO>夺得“金龙奖(OACC)原创动画漫画艺术作品”竞赛的“最佳多格幽默漫画奖”奖项。

目前(2007)为《漫画王》、《封神榜》、《小班长》等中文刊物总编辑。

其他曾发表过的作品包括:

<BALISTIX>

<POP!BANG!BOOM!>

已出版单行本漫画如下:

1. <JINGGO–HIKAYAT SI PEMBURU>,2001年出版

2. <JINGGO REPLAY>,2003年出版

3. <BALISTIX>,2003年9月出版

4. <JINGGO CONCLUDED>,2005年5月出版

 

 

 

 

 

 

 

 

陈永发个人简介

陈永发(笔名:Kutu)

1993年发表首部漫画单行本《灭魔》。

曾参与香港漫画家周胜的《猎神》和《水浒传》漫画制作。
期间也分别推出个人单行本《水浒外传》、《谜之裆案》及首本画集。

1996年开始为马来西亚漫画杂志<GEMPAK>绘制封面和连载漫画。
其后作品逐渐被海外认同。

2000年开始与美国DC COMIC接洽,

分别绘制了<DOOM PATROL><JLA><AUTHORITY><BATMAN>

2007年为MARVEL COMICS 制作了<SILVER SURFER>。

       

     <DOOM PATROL>                     <BATMAN>                         <SILVER SURFER>






(陈永发自画像)



访问内容:

问:在你的记忆中,何时开始第一次的漫画涂鸦?

答:印象中应该是第一次看完<超人>第一集后,回家开始凭记忆画出来吧。

问:你会怎样去形容自己和漫画之间的关系?


自己是观众,漫画是表演者。

今为止的漫画创作路上,你是否遇到过任何难忘的经历与挫折?

:挫折经历不少,但现在已经想不起哪次是最深刻的了。难忘的经历嘛...应该是第一次接下美国漫画绘制工作的时候。

请列出你个人最喜爱的漫画与漫画家,并说明原因。

:《七龙珠》,角色出众,尤其是波动拳,劲!还有《SLAM DUNK》也给了我很大的震撼。《漂流教室》是让我体会什么叫做“恐怖”的漫画...《MONSTER》的分镜一流,《DEATH NOTE》虽然超多文字但非常好看...《火鸟》看了后不得不佩服漫画大神--手冢治虫,《黑豹》,劲...还有很多很多...

    

            《七龙珠》                    《SLAM DUNK》

   

                                 《漂流教室》                  《MONSTER》          《DEATH NOTE》

  

手冢治虫与其作品--《火鸟》


你对大马的漫画创作有什么看法与期望?

:大马漫画在这十年里开始有了新的定位和去向,希望本地漫画能够继续茁壮成长。

:请谈谈自己在未来漫画创作上预设的目标。

:希望稿件不会脱期,还有能在漫画创作上做更多新的尝试。





郑丽盈个人简介

郑丽盈(笔名:Neko)

 2004年3月加入平方集团,担任漫画助理一职至今(2007)。

2007年其短篇漫画亦获得“第一届日本国际漫画大赏”入围奖项。

2008年和另两人组成MP3,创作《KEKO-KEKO》长篇漫画,刊登于<GEMPAK>杂志。

与人联手出版过的漫画单行本如下:

1. <LAWAK SELEB SUPERSTAR>, 2005年11月出版

(作者:Keith/Stanley G/Neko/毛)

2. <LAWAK CAMBEST HABIS>, 2006年10月出版

(作者:毛/Neko)

线条

用笔在纸上,从一个起点走到另个终点,整个连接过程的产物,我们称之为线条。

漫画,就是由无数的线条和圆点结合而成。

控制得宜,手中一枝笔便能生出不同效果的线条,前提是:握在手中的Artline Pen是否对你俯首称臣。

咳~废话说完,切入正题。

2007年5月间,柏井初进公司的第一天,S前辈丢了一堆笔给我,用低沉简洁的语气对我说:拿去~~

从此以后,柏井就开始了和线条纠缠不清的人生。

画~~~~~一个月过去了。

画~~~~~两个月过去了。

画~~~~~三个月过去了。

从一开始的满腔热血,柏井渐渐开始萎缩成一颗豆芽。打击柏井的,便是线条~~

以前窝在家画画,自己画自己爽,线条多烂也不用理会。而今时今日,画漫画成了本职,线条也变成柏井每天要挑战的功课。

有时经过某前辈的座位。看到她在画漫画,就忍不住偷瞄几眼,然后在那里暗暗惊叹:

好工整的铅笔稿~!好美的线条~!

回到座位,用铅笔起了草稿,想象自己握着前辈手中的笔一挥,妈呀~~线条宛如脱缰的野马不受控制,严重偏离草稿线的轨道也就罢了,这匹野马还像是没草吃似的,抖抖索索在白纸上留下一拖一拖的足迹。

哇赛~~!再这样下去,何年何日才能够画出堪称完美的线条阿?

柏井无语问苍天,只能埋头画画画。这期间,黑喵喵小姐建议我在白纸上不断练习画曲线,尖厚尖厚尖厚的线条重复画画画。像是泄愤,握着手中ArtlinePen的力道越来越重。画曲线的练习让我对线条的掌有少许进步,奈何柏井是个不懂变通的草包,在白纸上画曲线是行,要把这招应用在下墨的线条上,又没辙了。

呜呜~

幸好,周围的同事都会时不时传授一些心得给我。

(怕是看不下去我对着一幅稿重画了5、6遍以上吧…歹势哦~~)

坐在我旁边的大师说:“放轻松放轻松~~”

太过放松的下场:笔触缥缈不定,直线走到一半就会往左往右摇来摆去。

咬咬牙,我对手中的Artline Pen放狠话:“好啊!吃硬不吃软?我就用力量和你决胜负!“

过后使用的Artline Pen,好几枝笔头是被我用尽蛮力压压压弯成一个可怜兮兮的L字型。

人家用0.8才能做出的粗线条,我用0.2就能做到。而我的0.8,就等于别人0.8的两倍粗。

问题是,做出了比别人更粗的线条又有何用?我要学的是画出有美感的、熟练的线条啊!?

柏井无语问苍天~~~

日历上每过一天,柏井就在上面打一个红叉。

就这样过了一年又36天,柏井现在的线条终于有了小小的进步。(只是小小的哦~)

线条十次中有六次该粗的时候粗,该细的时候细,不过剩下四次还是会不小心呈“爆走”状态。(呜呜呜~~我还要继续加油阿~)

现在,原本是豆芽的柏井,慢慢长出小小颗名为希望的芽苗,这一切,还得感激很多很多身边的前辈朋友的鼓励帮忙~~

柏井在此一鞠躬,二鞠躬,再鞠躬...(昏...贫血了...)

像坐在我身边的大师常说的:“画漫画是没有捷径的。”

柏井不晓得自己对漫画的热诚能够坚持多久,但到目前为止,画漫画的过程对我来说,还是很开心的。就算有压力,那也是幸福的压力吧。

只要继续抱有这种愉快的心情,柏井就会继续画画画,一直到自己老了眼花了没力气握着画笔了才甘愿停下。

画漫画,真的很快乐。

只属于我的漫画记忆

            厨房右侧,有个八十平方尺面积的小房。门后,回忆散落在地面,若有所思地等待。

 

等着一个来找回记忆的女孩……

 

炎炎午后,捧着纸箱,打开门,白色的瓷砖地映着呈淡红的墙,一一叠纸质发黄的漫画杂志和漫画书不知何年何日起,聚集在这小小四方的空间。右边,百来本的《漫画周刊》一字排开在地上,气势壮观地霸占近一半空间。左边,则是整套或零散买下的漫画书,高高地堆砌起好几座纸制堡垒。这些,都是我开始拿零用钱以后,长年累月存留下来的宝物。

 

蹲下,双手捧起几本漫画。轻轻地,扫去上面的积尘。

 

 

拿起第一本。

 

大雄和小叮当的笑容依旧灿烂,一晃神,几张内页凋落出来,技安和阿福的面容满布一个一个小小黑黑的手指印迹,像是愤怒地,要抹去他们的存在。那是个过往无知的小孩,因为捍卫受尽欺凌的大雄心切而下意识做出自认正义的行为。可是现在仔细想,没有了技安和阿福的欺负,小叮当是否还有一直守护大雄的理由?没有了天天哭着跑回家找小叮当求救的大雄,任意门缩小灯时光机和竹蜻蜓还会不会出现在我童年的回忆,化身为心中的不可思议?如果没有了坏孩子技安与阿福……

 

手印的主人不懂也不会这些道理。

 

因为那时她才五岁。

 

第一天放学,懵懵懂懂让父亲牵着手,从幼儿园被带到他上班的出版社。趁父亲不注意,我丢下写了半天没写完的生字,溜到办公室后面的仓库玩耍。一进去,不得了,层层砌起的书丛堆得比我还高,再仔细看,全部都是字少画多的漫画书。我眼睛眨呀眨望呀望,还没拿定主意要不要看,哪知接下来的一步,鞋底下就踩中人生第一本漫画--《小叮》。

 

这一步,就让生命走进了漫画的世界。

 

那时的我字不识得几个,但我清楚知道《小叮当》里面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故事。我会告诉你圆圆胖胖的叮当最怕老鼠,大雄每次考试不及格,宜静最喜欢洗澡,技安的志愿是当歌星……像着了魔似的,我把现实和虚拟的世界重叠。我坚信家里的抽屉里必定有架时光机而打开每一个抽屉翻找里面所有的东西。我用吸水管做了无数个竹蜻蜓放在头上,重复在桌子上跳上跳下势必要让自己飞起。甚至在看见幼儿园一些长得像阿福技安的小朋友,心里认定他们是坏小孩,而偷偷讨厌他们。

 

没有怀疑,我相信这个我所身处的世界某个角落,的确有着一只来自未来叫做叮当的机械猫和一个戴着眼镜叫做日比野大雄的小男孩。这就是我曾经拥有过的,无知却又单纯的快乐。

 

我的嘴角,不由得浮现一个浅浅的弧形。

 

              大雄小叮当笑靥依旧。我轻轻地把他们放入箱子。

 

              拿起第二本。

 

封面上印着一只使雷的金色妖怪和一个持矛的少年。龙飞凤舞的三个红色大字写着:《潮与虎》(也称《魔力小马》)。男孩的名是潮。虎则是男孩帮雷兽取的名。当年,就有一个桀骜不驯的女孩,把满腔的激情和热血投入在这两个背对夕阳战斗的身影里。

 

几乎到无可自拔的地步。

 

念小学时候,不像其它的小孩,我不出门不玩耍,放学回家书包一丢便坐在地上看漫画,于是成了邻近小朋友口中的怪胎。没做功课没温书,成绩自然变差父母看不下眼决定把所有漫画卖出去。我着急了,被叫作怪胎不要紧,没了漫画我怎么办?最后自己竟然偷偷跑去另一间漫画店,用仅有的零用钱把一本本漫画偷渡回家为了隐藏自己的罪行,还把漫画偷塞在校裙下的短裤紧贴着肚子,以免书包被检查时穿帮。漫画就像见不得光的孽子藏在体内,惶惶地害怕每一个人的眼光彷佛我真的变成面目狰狞的怪物。日子一久,腹部突肿的异常还是被揭发,虽然后来被母亲揪着耳朵,当着漫画店老板和其它小孩的面前警告我不准再踏入漫画店一步,但我依然没有改掉看漫画的习惯,反而开始怨忿大人不懂我。

 

我没想过,我也不懂大人。因为我还没长大。

 

因为怨愤,我不觉让名为叛逆的小小胎胚寄生体内

 

父母日复日的唠叨,滋养了我心里那蠢蠢欲动的怪物。愈发变本加厉看漫画成了我无声抗议的管道。早也看晚也看甚至带到学校上课放学边走边看。我从小朋友口中的怪胎升格成怪物,因为那时候的小孩尤其是女生乖巧听话,没几个敢像我这般违逆父母。不管父母怎样丢掉撕掉烧掉漫画也好,我也有办法找到漫画看。也几乎不论什么种类,只要是漫画我就一律通杀。

 

报复似的看漫画方式,让我渐渐失去最初看《小叮当》的单纯快乐。像个看漫画机器似的,就只是一直加快速度看看看,一直到某天从漫画店租下《潮与虎》回家一翻开,我才陡然减速。望着披头散发的少年和雷兽浴血厮杀的场景怔怔出神,手边其它租回来的漫画也不想去碰

 

我的眼睛被摄住内心被冲击大脑开始被藤田高深的画工和故事编排震憾启思考。藤田和日郎里面由人扭曲的心化身的黑白妖兽让我头上冒出好多好多问号。真的有怪物存在吗?为什么能够画得这么像?有没有一只属于我的怪物?抑或被人叫做怪物的我就是其中一只怪物?

 

因为一大群满天飞舞的妖魔鬼怪和一群喜怒哀乐的人类的相遇擦出的火花,让我找回了看漫画那种无可言喻的快乐。往往看到激动处,全身就冒起鸡皮疙瘩,反应激烈得被旁人视为疯子。最无法忘怀的,是少年潮信赖的战友──秋叶流背叛那一幕。那时的我全身颤抖几乎想把这家伙从漫画里揪出来狠狠揍一顿。看的时候握紧拳头咬牙切齿痛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背叛大家对你的信任?但到他死了,我却又偷偷躲在被窝里痛哭了好几天。真是疯了。父母见到我这副模样摇头叹气。

 

谁知道这颗小小的脑袋因为漫画才刚要开始启蒙,也因为漫画,而对人世间的矛盾慢慢有了体会。

 

到了最后,阳光普照的天空下,少年回到琐碎平凡的生活。吃着母亲做的早餐,和朋友一起上学。得来不易的幸福,我看着看着,一颗一颗落下。

 

要相信。相信现在。相信明天。

 

我看到藤田如是说。用他的画笔,让相信一切的潮,最后有了个完美结局。

 

我似懂非懂地哭,虽然心里还在质疑。上学念书有那么好吗?有父母朋友陪在身边有那么好吗?为了这些东西奋斗值得吗?年幼的我还无法领会平凡是福的哲理。心内叛逆的妖怪早在不知不觉中被藤田收伏,对父母的苦心不再那么排斥。在看《潮与虎》的同时,我好一阵子不看其它漫画,因为找不到像《潮与虎》一样让我满足的稀品。少了可以入眼的漫画,多出的时间让我足够一步重新把分数拉回到令父母稍稍满意的水平。也是从《潮与虎》开始,漫画变成了引导我思考的工具。

 

那一年,女孩十岁。

 

拿起第三本。

 

残缺不全《蔷薇之恋》封面不知何时早已脱落,遗下赤裸裸且飘飘欲坠的内页,发黄的书边还有清晰可见的咖啡渍。

 

翻开,还好,我最喜欢的对白仍在。

 

视野要越宽广越好,人难免会犯错, 在对与错之间,往往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清楚,`不论清浊,一起喝掉。

 

这是一个叫做猫吉的角色说的一句对白,我很欣赏他那特别的性格。连带他的每句话每个动作因为经过创造者吉村明美的精心设计,他的一切都让我非常欣赏。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他是个漫画家,而这也是我自小学开始编织的梦。

 

成为漫画家。

 

从幼儿园开始看漫画,偶尔也会兴致勃勃拿几张白纸涂涂抹抹。刚开始是兴趣,后来不知怎地,就变成了志向。小学五年级某天,竟在蓝色学生手册我的志愿一栏填上漫画家三个歪歪斜斜的大字。后来在朋友的嘲笑中气恼把它改成律师。现在回想,真有点懊恼当时这样没原则的自己。升上六年级,我很慎重地跑去和父母商量:阿爸阿妈,我念完小学要去当漫画家。母亲用淡淡的口气回答:等你考完UPSR再说。中三,同样的回答:等你考完PMR再说。中五,也是一样:等你考完SPM再说。中六……

 

这句等你再说,一直重复使用到我进了大学。母亲把这招拖字口诀发挥得淋漓尽致。但我仍旧痴痴盼望成为漫画家的一天会到来。

 

要说为什么我想当漫画家的理由,开头是因为羡慕。羡慕漫画家能够在平面上建构属于自己想象世界的能力。现实太多无法做到的奇迹,漫画家却能够随意自如在他的黑白世界里创造。我不由得爱上这种任意妄为不需顾虑任何人感受的工作。这种极端自私又肤浅的心态,在深入了解漫画家的工作性质后,慢慢被瓦解。我不知道井上雄彦自立门户初期每天差不多要工作二十个小时。我不知道鸟山明不能随心所欲的结束《七龙珠》,而必须符合读者要求让漫长的战斗继续衍生下去。我不知道手冢治虫不是只坐在桌子前光凭想象就能够画出《怪医黑杰克》,而是凭着修得医学博士学位换来的知识才能够创造出这部经典……当我知道了这些我不知道的事情,我惭愧掩面。之前的无知简直是对漫画家的一种凌辱。但也因为发掘了漫画家光辉背后的一面,我对漫画家一职的向往只有增加,没有减少。

 

我想像猫吉说的,让自己的视野放宽,把所有属于或不属于自己的想法,不论清浊一古脑儿喝下,变成手中画笔浓浓的黑墨,一线一点细细吐出,画出七情六欲,画出爱恨交织,画出山湖河海,画出天地鸟兽。

 

画出感动。

 

我相信。只要我不断坚持不断努力,这个梦不会永远只是个梦。

 

猫吉,你说是吗?

 

微笑。

 

《蔷薇之恋》静静躺在箱子里。

 

拿起第四本。

 

粉橘的封面,《Wish》里面可爱的天使送给了我好多好多欢笑,但这不是让我倾心的唯一理由。这本漫画从头到尾的制作,由大川七濑,五十岚皋,猫井三宫和莫歌拿阿巴巴,四个女生组合成的漫画小组–Clamp联手包办。结束的末尾,延续了四个女生的心情告白。把自己画成三头身大小的创作者挤在小小方格内,热热闹闹庆祝《Wish》的完结篇圆满落幕。有同样被漫画感动的伙伴,再艰辛的创作旅途,也会比孤身作战来得开心吧。我这么觉得。

 

伙伴呐……

 

二〇〇五年属于八月的季节,一个人跑到离大学很远很远的Sri Manja。这是在我知道那里会开办漫画课程后,仅数天内做出的决定。

 

果然找到了,伙伴。

 

期待每个周六和周日,那些有上漫画课的日子。四个钟头来回的车程,不要紧。周五凌晨熬夜不眠赶着明天要交的图稿,不要紧。因为,有伙伴。好开心,那些和伙伴一起度过的时光。认识了我从未接触的漫画,看到了不同对漫画的执著。

 

过程很美,可是,划上离别的句号,却一点也不圆美。

 

课程结束,伙伴一个一个离开。回到工作,回到学校,回到现实,慢慢地忘记了彼此。我很内疚,因为我不是留到最后的那个人。

 

木讷的威鸣,开朗的Vanessa,搞笑的Chung,迷糊的宝琴,细心的Nolans,耍酷的Jay,傻愣的振辉,和不像老师的老师—Chris

 

你们还好吗?我的伙伴。   

 

天使怀抱属于他们的记忆,沉眠在箱底。           

 

拿起第五本。

 

  人鬼殊途?偏偏手里这本《花田少年史》的始作俑者一色真人就喜欢颠覆传统,让顽童一路,看见隔壁吉川婆婆的灵魂站在面前拜托他照顾狗崽二路,看见其他思念人间不愿离开的灵魂……

 

  依稀记得,妹妹说过在夜间看见去世的阿嬷回来站在床脚边。……阿嬷她是不是也和吉川婆婆一样,还有未了的心愿,还有未说完的话,还有想见,却见不到的亲人……又或者她想透过妹妹转告我:别老顾着看漫画,要念书……

 

  笑着问一路:是不是呢?

 

  摸摸头,一路说他也不知道。

 

  突然,想问自己:如果哪天死了,我会放不下什么?一定,一定是那些还没看完的漫画吧。一定是的。呵呵。想到这里,我犯傻地咯咯笑不停。一直,一直笑,笑到流泪。

 

  另一厢,轻轻拿起第六本、第七本、第八本漫画,再郑重地收进箱子里。泪珠大滴大滴落下,我甚至来不及伸手拭去。

 

收进一本,又一本,又一本……

 

拿起最后一本。

           

              被洁滑透明的塑料纸包覆,显然这是一本没有太多岁月痕迹留在上头的新书。因为它是刚在四个月前被买下的。虽然不比旧爱逊色,但也无法超过它们的地位。能获得到我青睐的漫画,不会是劣作,而且一定附加名为感动的保证。

 

              我向你保证。

 

羽海野千花的《蜂蜜幸运草》就是这样的一部漫画。几年前在漫画出租店看到,后来到处找啊找,才终于给我找到。再度翻开,小小的小育和铁人山田的友情,柴犬竹本对疯子森田的束手无策,四眼真山对理花的一往情深……里面的人事物依旧触动心扉,时与年的足迹无法停留里头。

 

不知不觉,脸颊已被温热的泪水浸湿。

 

翻开,大家正围绕庆祝圣诞。雪花飘落。黑白两极的世界正欢庆白色的日子,彷若感受到手上传来阵阵暖意。我不自觉对着手里的漫画喃喃自

 

小育,小育。

 

嗯?个子小小的小育回头,静静凝望着我。

 

妳知道妳了解你明白我吗?我好累好累。活了二十二年,现实里好多好多的世事无常让我亲身体验到友情,爱情,亲情身边的人来了又走,虽然把感伤埋在心底,把冷淡挂在脸上,但实际上我却有很多很多没有说出口的痛楚和不舍,重重压在胸口。我不懂如何去面对这些伤痛,于是选择躲进属于妳们的世界,痛痛快快替自己冷冻的感情解冻。为们哭,为们笑,我已经习惯用自认不麻烦其他人的方式来治疗自己的伤口。妳知道妳了解明白我吗?

 

个子小小的小育静静凝望着我。清澈的双眸倒映着自己的身影。狼狈的自己。

 

我慌了。转头看见竹本的背影。

 

竹本,竹本。

 

竹本安静地转过身。我近乎歇斯底里地对他哭喊。

 

竹本竹本我知道我是在逃避,但真的只有你们的欢笑帮我暂时卸下自己在现实中带上的面具,只有你们的温柔可以让我暂时放下在现实中背负的重担。就算是仅有的短暂,是你们的故事让我的心有了片刻的宁静和对明天的期待。我不能没有你们不能没有你们啊。

 

竹本静静注视着我。我又看见,从他眼里,更加狼狈不堪的自己。

 

真的只是个虚拟的世界吗?真的不能永远沉溺在你们的世界吗?是时候离开了吗?

 

许久许久,没有任何回答。

 

我真是个呆子。怎么可能会有回答。悲凉地,嘲笑自己。

 

蓦地,不知哪来的风吹过,翻开了大家在河堤找寻四叶草的画面。送给你带来幸运的四叶草……加油啊……声音从心里绽开又消失。

 

        我看见了。看见了你们的声音。在心里。

 

        谢谢你们……     

 

    一滴微笑的泪停在眼角落下。

 

    最后一本漫画放入箱里。

 

    关上门,女孩珍重地,带着被寻回的记忆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