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那一天,我不在现场。

看了很多人写关于709的临场纪事,我心里觉得点点遗憾。

虽然去了会被射化学水炮、被丢催泪弹,更甚的还可能被警方殴打、逮捕。

但是我还是有点遗憾。

虽然最后演变成一场被国家暴力相对的和平集会,但是我仍然觉得自己应该出席。

不是为了去尝试催泪弹、化学水炮的滋味,而是为了自己、为了身边重要的家人朋友、也为了纾解/面对自己长期以来被压抑的愤怒、不安和恐惧。

我人在KL工作,家在新山,这两个城市,一向来都被“誉”为是马来西亚犯罪率最高的两个州属。

在新山,我曾经被打抢过一次,妹妹目击过朋友被打抢,妈妈有过差点被抢皮包的经验。每次妹妹出门,父母都会很担心她的安全而不断唠叨唠叨再唠叨。但这是情有可原。

我家里才4个成员,就有四分之三的人亲身经历过掠夺打抢的犯罪恐怖。

我的钱包被打抢后,去警察局报案时,我问警察:“钱包能找得回来吗?”

警察也只是晃晃手说:“不可能!” 回答得理直气壮。

 

在KL,我没有交通工具,出入都是靠双腿。虽然住的地方只要过一道天桥,就能直通地铁站,但每次过天桥,我都很害怕。在那里,色狼暴露狂和抢劫犯经常出没。

 一旦天色变暗,我就只想快点跑回家,一刻也不敢逗留在外面。

 因为外面很·危·险!

 

就算是有车的女性朋友,我想她们一旦下车,也是快步走到人多的地方才会觉得安全。

每15分钟,在大马的某个地方就发生了一宗强奸案而且不被揭发。

2010年马来西亚千禧年发展目标报告,马来西亚被列为全球强奸案最多的其中一个国家。

 对我们女性来说,马来西亚真的太太太危险。

为什么治安会这样乱?为什么政府警察帮不到我们?为什么我们对这些事情理所当然地保持沉默?

我长期的忍耐,忍耐到我觉得自己似乎变得神经质,我过马路的时候,钱包和相机不往马路的方向挂:我一个人挤KTM的时候,我都把包包背在前面:我一个人走在路上,听到后面有脚步声或摩托声,我会下意识握紧自己的包包….

我的警戒意识与日俱增,这都托我们伟大的警察和政府的福。

上届大选,我尽了自己的本分,把手中的一票投给反对党。但是因为新山是BN的堡垒之一,我的期待落空,烂政府依然固守柔佛。

 

我很好奇,柔佛人,你怎么可以不愤怒?

 

你的母亲、你的妻子、你的女儿、你的姐妹,应该都和我一样,天天出门都是心惊胆颤。

还是说,你们已经对提心吊胆的感觉麻木了?

这样无用的政府,我们还要来干什么?

 

我们需要一个干净的选举,以公正的方式,选出一个真正有用的政府。

 

 

所以709那一天,我真的很遗憾,自己不在那里。

2 則迴響於《709那一天,我不在现场。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